首页 >> 健康园地 >> 健康教育 >> 正文-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城北院区|杭州市老年病医院
关怀后面的无奈
作者:  发布时间:2009年11月26日
资金短缺使得临终关怀医院捉襟见肘,我们有“希望工程”,为什么不可以来一个“夕阳工程”。
    一方面,临终病人渴望更多关怀;另一方面医院的临终关怀科却少人光顾,这样的矛盾局面在我国尤显突出。
    社会经济在不停发展,人们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生活方式也一天天发生着变化。这样的生活使许多人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照料家里的病人,同时往往一个病人会使一个家庭经济崩溃而穷困潦倒。在医院紧张的床位和家庭的窘境之间,临终关怀医院无疑提供了又一种选择的可能,一个较为理想的场所,适应了一种社会需要。但多数临终关怀医院的经营并不理想,有的刚刚开张就门可罗雀;有的艰难维持,却负债经营。
    人们拒绝接受“临终”一词。有的家属说:“临终?这不是没有希望了吗?”临终,令人们感到残酷。
    根据调查,70%以上的老人还是宁可选择自己的家里做生命的归宿地。医院毕竟是医院,不是家。这里面恐怕更多的首先是对亲情的渴望,也许还有一部分传统的养儿防老的思想。基于同样的原因,把老人送到临终关怀医院,也使许多子女面临着心理的压力:在亲人最需要的时候怎么能推给医院呢,古语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这会不会承担不孝之名?
    临终关怀医院建立时本来的基础也比较薄弱,而且收费都低于普通医院。去除成本,所剩无几。
    以日本为例,几乎所有的临终关怀医院都以医疗保险的形式经营,再加收一些特殊房间费。多数与普通医院一起经营,也有的以捐款等形式补充财政不足。
    以北京松堂医院为例,住进的老人多是公费医疗。北京正在搞医疗保险,松堂第一批没有进入医疗保险,不进入就报销不了,几乎就没有病人了。松堂医院院长正在为此发愁。而他们几年来得到的捐款更是微乎其微。
    “临终关怀”这项事业应该是属于全社会的福利事业,还是一个自负盈亏、自生自灭的行业?松堂医院院长李松堂焦虑地说,咱们国家有“希望工程”,为什么不可以来一个“夕阳工程”。北京是个老龄化城市,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10.76%。如果北京人每人出一元钱,就是一千万元,那么我们就可以把北京所有临终关怀对象都包下来。
关键词: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管理入口 |
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城北院区 杭州市老年病医院 ©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06037号 地址:杭州市沈半路469号
邮编:310022 客服热线:0571-56070677 总机:0571-56070577 mail:hzlnbyy@163.com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29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