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园地 >> 健康教育 健康宣教 >> 正文-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城北院区|杭州市老年病医院
健康宣教
专家称我国狂犬病防控存在误区:农村人发病城市人打针
作者: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01日
      应扭转目前我国防治狂犬病中“农村人发病,城市人打针”的怪现象,我国防治狂犬病的主要难点在农村; 消灭狂犬病最有效最经济的策略是从控制狗的狂犬病入手,阻断病毒在狗之间的传播,对犬进行覆盖率超过70%的免疫。但中国目前80%的狂犬病疫苗是用于人而非用于狗……
      日前,距2011年9月28日第五个“世界狂犬病日”还有一个月,民间公益组织它基金已拉开了防治狂犬病宣传活动的序幕。借此活动,有关专家表达了上述观点及呼声。 综合多位专家观点:狂犬病目前仍是中国危害最严重的传染病之一,但在防控方面无论政府还是公众都存在许多误区。中国狂犬病防控亟待走出误区。 第一的代价倒数第二的效果 虽然与2006年3300人发病的数字相比,近两年我国狂犬病发病人数已下降,但仍维持在年超2000人的高位。2010年发病人数为2048例。 你或许会说,泱泱十几亿人的大国,2000多这个绝对数不算高。但要知道对于狂犬病来说,发病率基本就是死亡率。而且狂犬病是可以被消除的。据专家介绍,目前在全球约150个有报告的国家或地区中,约有一半已基本消灭了狂犬病,其中有约50个国家或地区多年来狂犬病病例数报告均为零。事实上,我国也曾很好地控制过狂犬病,最低时年发病159例。 令我们这个高速发展的大国汗颜的还有,中国的狂犬病发病率(即死亡率)居全球第二,仅次于印度。为此前不久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狂犬病检测中心严家新研究员撰文感叹“我们每年为狂犬病付出的代价是世界第一,效果却是倒数第二”。 这位专家指出,虽然中国目前在狂犬病防治上政府每年的资金投入很少,但实际投入却是世界第一。这主要是老百姓被狗咬伤后被迫接种疫苗和抗血清而投入的费用。中国目前是全球狂犬病疫苗的头号生产国和使用国,每年产销量均达1500万人份以上,超过全球80%的份额。相关总费用超过100亿元。 而据卫生部等4部门2009年发布的《中国狂犬病防治现状》估算,如果我国所有的狂犬病暴露后病例均得到预防处置,每年约需245亿元。 据国家疾控中心应急办自然疫源性疾病防治办公室主任殷文武介绍,狂犬病在我国大约涉及3000左右的县区。最近几年疫情有大幅下降,但涉及的县区并没有太大的下降幅度。 专家指出,目前我国狂犬病分布以南方居多,主要在两湖、两广、贵州、四川、云南等地,而且基本上都在农村或乡镇。中国狂犬病防治最大的问题和难点在农村。 “农村人发病,城市人打针” 然而,“中国80%的狂犬病疫苗是用于人而不用于狗”。这不仅令世界各国狂犬病专家们感到奇怪,国内有关专家也将其视为我国狂犬病防控投入巨大收效甚微的主要原因。 曾有专家测算过,就现有的犬只数,给狗打疫苗年需花费约十亿元,而给人打每年需要240多个亿。 严家新研究员指出,“中国狗用疫苗的覆盖率尚不足20%,却拿出比狗用疫苗所需多几十倍的钱花在人用疫苗上。由于不能解决传染源的问题,实际上收效甚微。” 但人用疫苗的使用也大有检讨之处。我国传染病和流行病专家、安徽医科大学临床流行病学教授祖述宪指出,目前我国防治狂犬病的怪现象是“农村人发病,城市人打针”。很多城市人因为缺少对狂犬病基本知识的了解,造成极大的恐慌,被家养的已注射狂犬疫苗的犬只咬伤后仍进行免疫处理,花费上千元。“这没有必要。” 与之相对照的是,在农村,一些在狂犬病暴露后需要打狂犬病免疫球蛋白或狂犬病血清者,却由于价格昂贵,没有接种。 “一年农民收入两千块钱,打这一套针下来也两千块钱。不吃饭也是要命的事,这个很纠结。”殷文武说。他表示,对于狂犬病暴露,如果打好预防针、做好伤口处理,打免疫球蛋白几乎是可以百分百预防狂犬病的。但据对现在发病者的统计,需要打狂犬病免疫球蛋白或血清而没有打的比例很高。 农村人发病,城市人打针,狂犬病在农村,而农村的人打不着针。为此祖述宪教授提出:应当把狗咬伤接种疫苗列入农合医疗保障。因为这是一个救命的东西。 祖述宪教授还纠正了许多对狂犬病的认识误区,如“健康犬也带毒”,“狂犬病毒可以潜伏十几年、几十年”等等。 管好狗才能控制住狂犬病 据介绍,狂犬病主要发生于亚洲地区。世界卫生组织在2007 年提出了到2020年在欧亚大陆消除狂犬病的目标。其策略包括两个方面:最根本的是要消除犬间的狂犬病。主要措施是用疫苗高覆盖犬间,使之达到不低于70%的免疫率;另一相对次之的是人暴露后的预防。对在狂犬病高发区或到流行区旅游访问者,也做暴露前的免疫。 对于消除犬间狂犬病这一最根本性的防控手段,我国迫切需要加强。据介绍,虽然卫生部、农业部近年不断强调要提高犬只免疫率,但在一些农村犬只的免疫率低得可怜甚至为零。事实上我国对犬间狂犬病流行情况也不清楚。 “在农村一只狗五块、十块钱,甚至不要钱,但打一针疫苗可能要100多元,很多人没有选择打。”一位亲眼目睹了2009年陕西汉中打狗事件的媒体人士说。因为狗的防疫不是强制性免疫,是要主人自己承担。而且目前没有统一的法律说养狗者必须怎么做。 农村犬只管理难几乎是所有关注此问题者的共识。专家指出,加强对犬只的管理尤为重要。但管理并非指在发现疫情后简单地进行区域性灭狗。从已公开的信息看,由于疫情无法在短期内控制,很多地方政府采取了在疫情重灾区大面积灭狗的极端措施,在社会上造成了不良影响。甚至使政府与养狗者之间,政府与动物保护者之间,养狗者与非养狗者之间一时“剑拔弩张。” 殷文武说,消灭狂犬病最有效的办法就是阻断病毒在狗之间的传播,世界几十个国家几十年来的实践证明,对犬进行覆盖率超过70%的免疫是最有效和最经济的策略。他表示,目前我国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能力足以满足国内的需求,我国的经济基础也足以支持去做这样的行动。但我们仍面临很多问题,重视不够、宣传不够、各部门协同不够,特别是防治队伍建设等方方面面都需要加强。 对于下一步的狂犬病防控,殷文武建议首先要明确目标,即提出到2020年消除狂犬病的目标,并围绕此目标制定相应的规划。再者要完善相应的法制法规和技术规范。同时要改善目前的狂犬病监测,在有关部门间进行信息整合,加强实验室网络建设等。他表示,及时公布相关疫情,配合相关防控促进各部门的合作,做好防控宣传,让群众配合等都很重要。 据军事医学科学院兽医研究所扈荣良教授介绍,深圳对有证无证犬只全部实行强制免费免疫的做法收到了良好效果。他不仅强调为犬只免疫是唯一正确的做法,同时指出圈养犬只对阻断狂犬病毒传播非常重要。
                                                       丁晓萍摘自杭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管理入口 |
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城北院区 杭州市老年病医院 ©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06037号 地址:杭州市沈半路469号
邮编:310022 客服热线:0571-56070677 总机:0571-56070577 mail:hzlnbyy@163.com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29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