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源中心 >> 医院文化 >> 正文-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城北院区|杭州市老年病医院
医院文化
半山拾遗(六)一盆蝴蝶兰
作者:(潘国良)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21日
今年的春节跟往常一样,时冷时热,若是太阳露出了脸庞,天地间立即就暖和起来。
大年三十的天气有些冷,我下班回家,推开门,见茶几上放着一盆花,霎时,客厅间和我的心一下子变得温馨。我急忙问夫人:“这盆花是谁送的啊?”客厅里没有人。我又问:“老婆,这花是谁送的呀?”夫人笑眯眯地从厨房走出,她身上围着布裙,手上拿着刚洗的菜。夫人说:“是我买的。”我说:“你会买花,我是不会相信的!”“我不会买吗?你知道吗,今年过年让家里喜庆点。”“你一生节俭节约得要命,你能买这名贵的花吗?”夫人说:“知音,真是知音,世界上知我心者,还是你。”这时,夫人打开电灯,在灯的照射下,一盆高雅、清新的蝴蝶兰花呈现在眼前。那花叶青青的绿绿的,那花瓣有的开放,有的羞得不开,那花色紫绿的带着粉红。一个个大大小小花骨朵簇拥一起,犹如一只只蝴蝶在飞舞,蝴蝶兰栽培在那古色古香的花盆里,真的美丽极了。我急忙地问:“这花到底是谁送来的呀?”夫人说:“你猜猜。”我说:“我怎么能猜到,你现在不是领导,也不是老师。辉煌已过,夕阳花谢。”夫人走进厨房,摘掉围裙,再走进我的跟前,俨然像往昔的老师:“看你,看你还像一位党培养多年的党员。你怎么能这样看待人世间呢。”我说:“那……”我还没说完,夫人接过话题:“人世间,世态炎凉,我看好人多,坏人少,善的多,恶的少呢!”我笑笑不说话。
大年夜,放假的学生高兴地放着鞭炮,噼里啪啦地响着。夫人一盘盘地端上菜,夫人说:“我们吃年夜饭啰!”我坐正后说:“过年了,我们都辛苦了一年了。你还做那么多菜,真的好辛苦啊!”夫人说:“你也是。你那么大年纪,和年轻人一起打拼,不容易。”我说:“前几年,你刚退休下来,也这样。”是的,夫人教了一辈子书,在我眼里,好像夫人只会教书,不会别的,哪会洗菜、烧饭、做菜。退休后,夫人好像全职太太,把我吃的、穿的、用的样样考虑得周全,我感到很幸福。不是吗?今晚的晚餐那样色香味俱全,鲜嫩可口。
 吃着年夜饭,茶几上的这盆蝴蝶兰仿佛听到我们说话似的,默默地陪伴着我们。       我问:“这盘花到底是谁送来的啊?这么名贵。”夫人笑笑说:“是我的学生。”“学生?”“是的,我们已经有30年不见面了。”“30年,他们还这样想着你,真不容易。”夫人马上放下饭碗去找相册,这是本初三毕业照。“呶,这位瘦瘦的女生,叫英子,看,这个男生个头高高的,叫伟平。”我问:“大概他们是班干部吧,是你的得意门生吧!否则,哪能30年还这样想着你。”夫人说:“不是的。”她想了想又说:“人真怪,我当初很喜欢的学生倒不怎么,而成绩平平的、貌不惊人的学生还很记得我呢!”我沉思了一会说:“这大概是成绩好的学生还要读高中、大学,他们还有老师,老师的老师的原因吧。”夫人点点头说:“可能是吧!”
 我记得夫人在教书的日子里,没日没夜地把整个心扑在学生身上,她把学生当成是自己的孩子一样,尤其教那些毕业班,她对全班的学生如视珍宝一样,哪个能考重点高中,哪个能考中专。哪个考技校分数可能还不够,要补补课,她真的比学生的爸妈还要操心。我说:“英子,她现在在哪里?”夫人说:“这个学生家境不那么好,是个单亲子女,我记得一次家访到她家,她在烧饭,她个头小,那时半山的农村还烧柴灶,她身材还不到灶头高,踮起脚在烧菜,这时,英子的爸爸回家看到我说:“陈老师,我家英子学习成绩跟不上,要老师操心了。”我说:“不,我应该做的。”英子爸爸说:“英子从小没有娘,从小就做……”“我知道,我知道,英子很乖,英子很懂事,也很用功的。”后来英子初三毕业,就不读书了,很早就参加工作。现在在和平集团公司当办公室主任。”我说:“现在的年轻人工作压力大,很不容易。”夫人说:“是的,英子告诉我,他们集团的本科生、研究生很多,只是普通员工而已。”我说:“现在的社会不太注重学历,而更注重能力。看来苦难并不是不好,反而苦难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夫人说:“是的,是的。”
我问:“这个男生伟平呢?”夫人说:“伟平,初三毕业去部队,部队里入党。现在转业在华才集团市场部当经理。我说:“你的这批学生,当下40多岁,是社会的中坚力量,不容易,不容易。”夫人说:“我的学生就是好,怎么样。”说的时候,笑容灿灿,一副很骄傲的样子。
吃完饭后,夫人又从房里端出一篮车厘子和一大盒铁皮枫斗。夫人说:“这些是英子和伟平送来的。”我说:“今年的车厘子很贵,要70多一斤,这篮车厘子有5、6斤呢。”夫人说:“你猜猜这铁皮多少钱一盒?”我说:“七八十吧。”夫人急忙说:“哪里啊。178块一盒。你数数,里面有8小盒,要1000多块啊。再加上这蝴蝶兰加车厘子要两千多呢。”我说:“那么重的礼,我们怎么承受得起啊。”夫人呆呆地不说话。过一会,夫人说:“他们好几次打电话来,要来我们家,我要他们不要来,打打电话就行。英子最后恳求说:‘陈老师,我们30多年不见面,很想你,很想看看你。’这样我才让他们过来。想不到他们送那么重的礼,我怎么担当的起啊。再说,我又是个老人,今后怎么能还这些情呢?”说着说着,从厚厚的镜片里流出泪来。
我看到这样的情景,我的心里一阵难过,我说:“过年过节的,别这样。”“嗯,这事记在我心里就是了。”夫人说;“是咯,我要英子伟平他们吃饭,他们都说很忙,饭都没吃,坐了会就和我告别了。”
我静静地听着夫人的话,又看着这盆蝴蝶兰,心里涌起一波波涟漪,心潮轻轻地拍在我的心堤上,我想了很多、很久,人世间什么东西最珍贵,做什么事可以永驻人们的心里,30年、50年,直至永远呢。
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湖滨总部) | 杭州市妇幼保健院 | 杭州市肿瘤医院(吴山院区) | 杭州市妇产科医院(钱江新城院区) | 五云山健康管理中心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管理入口 |
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城北院区 杭州市老年病医院 ©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06037号 地址:杭州市沈半路469号
邮编:310022 客服热线:0571-56070677 总机:0571-56070577 mail:hzlnbyy@163.com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2953号